五一女工行動:疫情肆虐、政府無能、基層受害,支援政策,刻不容緩

[草根.行動.媒體]綜合報導

2021年的五一勞動節,香港婦女勞工協會(下稱「女工會」)聯同清潔工人職工會及推廣員及零散工工會代表,到政府總部請願。女工會表示,在疫情的衝擊下,不論是有酬勞工或是無酬家庭照顧者,一眾基層人士都面對著情緒、經濟上等各方壓力。失業、開工不足的問題令基層的生活百上加斤,政策制度的落後與不公,令他們飽受剝削、被邊緣與漠視。因此,即使在疫情「新常態」下限制聚集,她們仍堅持要以身體走到政府總部前,表達這個基層訴求,遞信後離去,又到中環聲援不同種族家務工的勞動權益和人權。

圖:女工會/工會代表在政府總部外請願。
攝影:tnt/中環遮打道聲援不同種族家務工

以下為女工會2021五一宣言全文:

新冠病毒疫情來襲,威脅所有行業工種,有人話病毒最公道不會偏坦任何人。但是甚麼人能夠承受和過渡因病毒肆虐下的生活,就取決於政府的政策和資源分配,而現實的而且確出現了社會不公道,尤其在社會勞工階層。

五一勞動節,在限聚令之下,香港婦女勞工協會向政府發出怒吼,要求正視問題,給予香港打工仔女合理的保障。

  1. 調整「最低工資政策」向「生活工資」方向發展

香港一向制訂「最低工資」的標準都是政府閉門造車,兩年一檢更令工資水平長期追不上通脹,今年政府更凍結最低工資水平,維持時薪在37.5元,這是一種對底層勞工的侮辱,而這批受影響的2.2萬人主要是清潔工人。在疫情肆虐下他們的工作更是有加無減。

本會一直倡議政府改推行「生活工資」,生活工資是根據生活成本計算出來的,是一個可以尊嚴地生活的工資水平。

2.零散就業變新常態,盡快修訂勞工法例給予工人保障

就業模式零散化很多類型,也涉不同行業不同工種,但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可輕易被豁出勞工法例的保障範圍。勞工法例的僱傭關係418條款,限制了工人權益變相成為二等勞工,得不到病假、有薪假、年假、解僱通知金。

疫情未出現前,零散就業已經是一個大趨勢,在疫情肆虐之下,不少僱主首先將工人轉為零散工,同時將原有的兼職或零散工解僱。可以預見工人的歷程將是由全職轉兼職零散工。

本會倡議政府應盡快推出「零散就業保障」,為零散工按比例計算福利和假期,不應再容忍零散就業成為二等勞工。

3. 疫情加劇經濟危機,失業援助才是長遠社會保障

疫情未過,民生凋零、民心散渙,預見就業困難,家庭經濟更困厄。香港勞工缺乏保障,在疫情之下更為突顯,一旦開工不足或失業,只能靠自己應付。因為開工不足,工時減少以至不能申請「在職家庭津貼」。沒有失業援助,家庭的困境不單是經濟上、也會大大影響情緒和家庭關係。

本會認為應盡快設立「失業援助金」,獨立於綜援及職津的短期津貼,能為失業人士提供保護傘。

4. 應盡快落實取消強積金對沖

政府不應再拖延「取消強積金質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的對沖」,在疫情下不少年資長的員工均被解僱,政府遲遲未落實撤銷對沖,讓工人離職時權益受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