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埗仕紳化 ?—從大南街zoom out]#02〈第一場:zoom in大南街〉之:訪〈店小二小店〉及〈兄弟皮藝〉

轉自:深水埗小學雞/訪問:山豬、草間泥生、yo/文:山豬、草間泥生/攝影:山豬、草間泥生

編按:2020-21年的大南街熱鬧非凡,可是熱鬧之前是個怎樣的情況?大南街的小店經歷了怎樣的轉變?本文訪問了進駐較長時間的大南街小店〈兄弟皮藝〉和〈店小二小店〉,兩間店舖都曾因地產的原因搬遷過,由他們的視角去看待大南街之變化、城市的發展,或許可讓我們更了解當下的狀況……

早期進駐文創店   早已吃了地產悶棍


大南街一帶原本就有不少賣皮革的店,八年前,〈兄弟皮藝〉老闆阿安見賣皮革原材料的店舖,鮮有賣製作皮革用品的工具,於是他便在做皮革批發的同時也賣工具,新穎的營商想法吸引了一群年青客人買工具自學,同年也在大南街落腳。其後有其他類似的皮藝店也搬來,成為第一批進駐大南街的皮藝手工店。

〈兄弟皮藝〉曾在大南街歷經三次搬遷,最後一次更是因建豪宅而被逼遷。三年前搬到現址,把閣樓用作工作室及教班用途,地舖做皮革零售,正對著當日被逼遷而用作建豪宅的地盤。員工Edward無奈地道,天天望著舊址「左揼右揼」。拆樓、打桩,可想而知噪音滋擾有多嚴重。

近月,〈兄弟皮藝〉獲業主續租一年,「一年後如何未知生死」。員工Edward指,聽說業主有意把地舖連閣樓近三千多呎的這個地方租給咖啡店。不知「好彩定唔好彩」,因食肆牌照的限制而未有食肆有意租下,於是〈兄弟皮藝〉又繼續多留一年。

同樣是舊式舖加新意思的,還有〈店小二小店〉。 在深水埗賣舊物或二手物,由地攤到二手古董店實在不少,但〈店小二小店〉卻有點不同。此店前身開在南昌街近基隆街,是店主Eddie與友人合開的。Eddie與友人的經營,不太賣古董,而是什麼二手物都會收,甚至會把二手物重新組裝,變成可用之物,既美觀亦環保。早期開店時,文青和一般街坊都會入去逛。

為什麼搬舖?〈店小二的店〉店主Eddie憶述,當初他收到地產經紀通知指新業主不放盤,無法續租。在Eddie 重新租舖後,有天遇見舊店業主,業主表示不曾有不續租的意思,Eddie這才知被地產經紀擺了一道:「中介再租出去可收多筆佣金吧?這就是社會現實。」

 

店小二小店

客似雲來  理想實現?

人流旺是一把雙面刃,有人流不等於人人好生意,好生意也不一定追得到業主想加租的幅度。旁人看以為文青來襲,生意興旺,殊不知人流旺正是加租的理由,小店被租金壓得氣喘吁吁,Eddie嘆道:「沒有辦法啦,唯有隨波逐流——隨著業主喜好被加租」。

舊日深水埗為批發天堂,在香港設門市,客人落單後,內地的廠房加工趕製,再運到到香港出口。千千萬萬的生意訂單曾經在大南街每天發生。〈兄弟皮藝〉店主阿安說,輝煌時期現址舖租達二十萬。後來香港工業式微,大南街靜到「拍烏蠅」,租金回落,有時只見修讀演藝、時裝的學生來買布料及製衣用品。這陣子,這條街重新聚集人氣,變成cafe、文藝小店創業之地,租金又再開始攀升。

兄弟皮藝

和老闆friend 過打band 的〈兄弟皮藝〉員工Edward則直言,不喜歡熱鬧的大南街。他笑說文青很少幫襯,真正會訂做皮革的人通常平日來。他也指出人流多了,有時會影響手作店舖的運作:旁邊曾有一間手工皂原材料店,因假日太多人,有時關了門想專心做些手作,也被外面的人敲門,說要進來逛,該店老闆不勝其煩,最後決定搬遷。

兄弟皮藝員工Eddie

那麼,以vintage【註1】理念賣古物的〈店小二小的店〉又怎樣看人流旺盛的大南街呢?
店主Eddie指,之前因被地產擺了一道而結束舊店後,與友人因著發展目標不一而拆夥,Eddie就在大南街附近黃竹街租了一間約百多呎的舖,開始一人生意。小型舖頭,兩年租約。搬遷後,為滿足文青市場的需要,店面的裝潢和擺設都與以前的「街坊風」大有不同:「你見店內的物件與早期店小二的貨物很不同,現在多數是杯杯碟碟,或者是可以打卡的道具(props)。」

「我都唔想製造打卡文化,但你見到客人有呢個需求,而我都要搵食。」事情讓人無奈。開新店後他調整店內舊物價格、改變店內格調,把一些可以「打卡」的精緻舊物放出來賣。有蘇聯出產,機身較重的舊菲林相機、早期因台劇再次掀起風潮的伍佰《愛情的盡頭》卡式錄音帶、《花樣年華》中的綠杯子……

雖然如此,Eddie仍然嘗試堅持一下他的vintage理念。他認為,vintage與「懷舊」有很大分別:許多人對於古董、舊物的想像都是「收藏」,他則認為舊物要「使用」,要讓它們「活在當下」。「你見到店內嘅所有物件,全都可以用返。我希望客人買返去後用佢,損耗壞咗都唔緊要,呢樣正係佢嘅意義。」Eddie的工作枱上,有一組小工具作「活化」之用,他指著牆上掛著的吊燈,改裝燈泡頭,加上法國的搪瓷,重新組合,便能重新使用。

筆者有問道,可能買的人也只是當消費品般買,並沒有如他希望地珍惜和使用舊物,對此,Eddie無奈地搖頭:「那我也沒有辦法啦……」

租金颷升   小店何去何從?

〈店小二小店〉的老闆Eddie爆料,指這裏有個地產中介,認識很多業主,幾乎包攬大南街大部份店舖:「佢主宰哂呢區的命脈,小店食粥食飯都睇佢頭」。據他指,大南街其中一個舖位,幾年來都因業主抬高價格,不租也無所謂而一直丟空,最近終於租出。新租客把它裝修成咖啡店,月租接近6萬,破了整條街的出租紀錄,同時也加大了租金攀升的隱憂。

種種跡象,讓人無法不去猜想,經濟圈背後伺機而動的地產財閥,有否虎視眈眈大南街的生金機會?去年十月,在深水埗通州街天橋底有許多無家者,因為「數碼龐克號」展覽而被驅趕,,遂引起爭議。同時,附近是當時正要開賣的市區重建樓盤愛海頌。〈兄弟皮藝〉員工Edward說,見到由政府帶動的旅遊宣傳技倆,藉遊覽「藝文區」之名,搞旺地區,推想它是在為地產商開路。對於將來有何方法不被地產吞噬,他持非常悲觀的態度。


Edward又指,自己甚少在大南街消費,他憶述有次太餓隨意走到附近的cafe看看有沒有午餐,結果看見只有盛惠七、八十元的飯團,感覺超貴,馬上轉去第二條街的茶餐廳吃。旁邊的同事T則說,單以咖啡來講,如果從深水埗物價來判斷,這裏的咖啡確實是貴;如果從欣賞咖啡的角度來衡量,「高質素的咖啡豆、用具,有誠意去沖一杯咖啡,裝修也花心機,價錢孰貴孰便宜,就見仁見智了。」

Eddie也觀察到,多了咖啡店與文創商店,確實提高了商品價格,也吸引了較多高消費力的年輕人來。不過,深水埗仍有很多基層街坊消費的地方:「只聚焦呢條街,的確可能係仕紳化,但你zoom out成個深水埗就唔係。」在經營方式方面,Eddie說,古董或古物,他會嘗試從區內的小販或地攤購入,但咖啡店或文藝店的入貨就比較難與社區有關,小店可能與當區連結便要花多些功夫與心思。


不過,可惜,大南街的租金實在高,而逛vintage店的文青,實際買東西的不多,專輯製作的半年期間,背後無太多資金支撐的〈店小二的店〉已入不敷支,無法經營下去,在專輯臨出版前,Eddie告知小記,已無奈打算結業……

*(店小二小店因不獲業主續租,已於2021年5月10日結業。)

註解:

  1. 由於vintage的中文通譯是「復古風」,而nostalgia的中文通譯是「懷舊」,兩者只看中文是看不到受訪者想強調的價值觀的分別,因此,為尊重受訪者原意,小學雞選擇用英文原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