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工友的視角:退休是陌生、是奢侈!

轉自: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

我們每日都會生產垃圾,並常常以為把垃圾丟進垃圾桶便完成公民責任,卻忘了背後有一群清潔工友默默地為我們善後。不論是處理公眾丟棄的垃圾或是家居廢物,這些工作都普遍被認為是厭惡性的工種,但他們的辛勞往往不看見。教區勞工牧民中心-九龍(簡稱中心)近年正積極舉辦「天使的禮物」活動,與不同堂區團體合作,透過落區探訪不同種類的清潔工友,向他們派發如口罩、手套等基本裝備,以實踐教會關顧基層的訓導。而在探訪中,教友發現到工友面對其中一個重要問題,就是「退休無期」。

在教友的探訪經驗中,工友們大多已超過60歲,每天仍工作8至10小時,以一星期工作六天計算,每月收入大約只有11000至12,000元,而他們的工作需要大量的體力勞動,對年長工友來說實屬不易。因此,教友均關心到他們繼續從事這工作的原因。原來,他們普遍家庭經濟壓力大,知識水平一般,又覺得這年紀又沒有其他工作可選擇,加上疫情影響就業機會,所以,即使工作環境如何艱辛,他們仍然堅持繼續上班,以維持日常生活開支,幸運的話或可儲一點點積蓄為將來最終不能工作時,仍能支撐非常節儉的生活費。而更重要的是,本應作退休保障之用的強積金,在現行的外判制度下,每隔兩至三年外判合約完結時已被僱主對沖作遣散費,餘下的強積金根本不足夠維持退休生活,真正的「退休」似乎對於他們來說是非常陌生。

中心最近向240名基層工友(包括清潔工及保安員)進行問卷調查,發現有134名(56%) 基層工友表示「不知道自己能夠退休的年齡」,所選原因為「因手停口停」,所以「最好做到終老」、「做到佢唔請為止」、「做到身體壞為止」。而其他工友在估計自己退休年齡一欄, 有101名 (42%)填上65-82歲。 一名工友寫只想做到75歲退休,原因是卻是「唔想做到死」。由此可見,很多基層工友由於薪酬相對較低令生活足襟見肘,更遑論儲蓄作退休之用,以致他們不能在正常退休年齡安享晚年。他們當中部份亦表示,每月花費約月薪的一半租住劏房,衣食還可以慳,但要預留生病時的醫藥費開支,所以不能不繼續工作,「退休」已成為他們的奢侈品。

除了退休無期之外,由於他們主要負責在街道、後巷及垃圾房工作,工作地點細菌及病毒滋生情況嚴重,他們經常在處理垃圾的時候弄濕身體和口罩。雖然政府供應的口罩尚算足夠,但由於工友不了解政府對外判承辦商提供的工作場所保護裝備有什麼要求,當工友遇到裝備不足或損耗等問題時,亦不知從何反映。

這群清潔工友辛勞地付出汗水,往往卻不被看見,中心希望能繼續連繫教會與工友走在一起,讓教友能夠透過探訪活動了解這群清潔工的需要,令工友感受到教會及社會對他們的尊重和關注,有需要時為他們提供適切的協助,以紓緩他們在工作及生活上的困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