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悲歌】勞累至死年代——回應職安局「過勞死研究」

轉自:工業傷亡權益會

千呼萬喚始出來!我們多年來希望推動將「過勞死」納入為可獲補償的職業病,讓因長工時、高工作壓力猝死僱員的家屬得到補償。勞工處過去一直說未能確立工作過勞與猝死的關係,不宜修例,唯亦在2017年委託職安局進行「過勞死」研究。歷時接近4年,這份報告終於面世,但讀畢後,我們只感到失望和悲憤。

▊ 研究:非唯一致死原因

職安局研究了200宗工作期間心腦血管病死亡的個案,當中有116宗只牽涉個人因素(例如個人心腦血管病史、年老、體重過重、有長期吸煙習慣);65宗同時出現與工作有關和非工作有關的風險因素,得出結論「沒有任何個案只涉及與工作有關的風險因素」。

研究又聚焦了44宗被歸類為長工時的個案,當中有39宗個案有相關病史或已存在疾病,而且其中大部份均有過重、長期吸煙等個人健康問題,勞工處認為研究表示很多是他們的個人因素促發了心血管病的風險。

勞工處歸納研究:「結果顯示個案的心腦血管病的發展是由多種風險因素引起,沒有單一因素是造成這些工作間心腦血管病死亡個案的唯一原因」。

▊ 工作過勞 多大程度引致僱員病發?

事實上,這就是勞工處一向以來的說辭:工作因素不是造成這些死亡的唯一原因,以此拒絕立法。現在不過是舊酒新瓶,用多了一些數據來重彈老調。

這結論當然正確得無容置疑,但我們認為更值得討論的是:即使僱員本身有相關病史或健康問題,長時間、高壓工作有多大程度誘發僱員病發猝死?事實上,報告內容也不否認工作因素與個人因素會共同促成僱員的死亡。既然如此,為何不是進一步研究工作因素在其中佔多少比重呢?

▊ 應按工作因素涉及比重 再作補償

即使將「過勞死」納入可補償職業病,也不見得要斷定每一宗僱員猝死都是完全由工作造成,我們大可憑專業醫學意見,考察其個人病史、身體狀況、工作時數、工作狀況等,研究在每一宗死亡個案中工作因素應佔多少比重,然後按百分比獲得賠償。這種做法對比起本港勞工處一刀切的做法,不是更為合理嗎?

現在這份報告出爐後,勞工處指根據研究結果,會再努力推廣心血管疾病的知識和健康文化,大有為「過勞死」這一議題作蓋棺定論的意味。我們感到氣憤和擔憂的是,恐怕以後再有人提出立法的訴求,勞工處會將這份研究用作擋箭牌,推說已經完成相關的調查,難以支持立法,這樣看來,「過勞死」的立法似乎又更遙遙無期了。

▊ 對殉職工人毫無尊重

原來用了幾年時間做研究,卻根本沒有重視社會大眾提出的訴求,只一再重覆老掉牙的論調。坦白說,我們看不到政府對於工人有基本的尊重,毫無應有的承擔,實實在在是愧對那些逝世的工人。

—-

《工作間死亡個案與工作情況關係的研究》

(職業安全健康局,2021)

https://tinyurl.com/zf3u9y7j

【社區廣播】《職業死亡的13個懸念》第一集

治未傷 過勞死悲歌(工業傷亡權益會,2020)

https://tinyurl.com/cw762sa5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