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埗仕紳化 ?—從大南街zoom out]【第一場:zoom in大南街】第二鏡/新舊咖啡小店 -訪〈openground〉及〈一草一木〉



轉自:深水埗小學雞 (社區互助發展行動)

訪問:山豬、yo/文、攝影:山豬

今時今日走入大南街,當然不可不訪咖啡店。本文訪問了進駐較長時間的〈open ground〉及新近進駐的〈一草一木〉,了解一下他們如何看待社區變化和發展的方向。

何以落深水?

2016年,大南街198號悄悄租了出去,變成第一間深水埗區內以設計為主題的藝廊X公共空間X咖啡店 common room & co.。班底後來有些變動,三年前,common room.co改變經營風格,重新命名為〈open ground〉,依舊在大南街。

open ground集中以「設計」為主題,搜羅有關雜誌、書籍等。現時為open ground職員的Eva指,空間設計呈工業風,傢俬著重輕盈,希望給予顧客便用的空間感,減省視覺及使用上的厚重感。店內提供咖啡、茶、蛋糕與牛角包,中間一片書桌讓人安靜地工作。Eva說,這裏被學生戲稱「靜得像自修室」。

Eva在深水埗工作了三年,她形容整條街的變化快得她來不及做反應。前期的大南街較靜,因香港工業式微,街道水靜河飛,反倒吸引了一些藝文工作者租地舖用為工作室,業主們也順勢租給他們。回憶初到大南街的模樣,她想了想回答:「條街好靜,少啲人,一啲傳統行業的舖頭仲係度,有時仲可以同老闆係街吹下水,感覺chill啲。」

openground職員Eva

現時假日人頭湧湧,Eva若有所思地說了一句,有點懷念幽靜的大南街。每逢週末,Cafe外總是大排長龍,整條街多了逛街的人。Eva認為,這也並非不好,open ground也希望把設計的知識與文化推廣至不同年齡層。

至於去年11月才落腳的〈一草一木〉店主Connie,則曾在區內開過一間占卜塔羅的小店,後來考慮事業的發展,相信咖啡店的客人更廣泛,於是把咖啡店與塔羅占卜結合,成了現在的〈一草一木〉。她指當初開店亦與咖啡有關:「平日(幾位咖啡發燒友)會在以前的塔羅小店相聚,加上這邊附近有間賣中式糕點店舖,我們很喜歡吃,於是忽發奇想要開間舖在它附近,便日日可吃到,整件事很荒誕,一開始大家都只是胡說,但就成事了。」

一草一木咖啡一草一木咖啡店店



決定落腳在此時,大南街已成文藝熱鬧區,不過Connie說當初並不是湊熱鬧街區的氣氛而選擇這裏,只是找上了一位地產經紀,經紀推薦她們到大南街一帶找舖。這位經紀幾乎包攬大部份大南街的地舖租售,有意租店者皆會被遊說在附近開店,最後她們選擇了離大南街中心地帶稍遠一點的位置。不過,開始裝修時,基隆街也陸續有文創小店和咖啡店進駐了。

至於為何叫〈一草一木〉?Connie 解話:「草」即鼠尾草,「木」則指聖木,兩者皆是她占卜前淨化的工具,店內裝潢至飲食,均由這四個字發展而生。她期望每個走進來喝茶或咖啡的人,都能暫時放低一些情緒,擁有片刻內心的平靜。

街道的變化與「好社區」想像

近年,大南街一帶的氣氛慢慢變化,週末假期湧現不少人潮。即使進駐期不長的Connie,都目睹多了不一樣的店舖:「以前來來去去也只有幾間,現在精品、銀器、唱片也有,比以前精彩。」對於有人提及大南街文青店是否仕紳化的爭論,她認為「no view is right view」,區外、區內的人對大南街的意見也不一,無法下定論。整體而言,她認為大南街現時比之前精彩。至於小店的的物價方面,她坦言購物的話,價錢並非首要考慮因素,而是考慮貨品適用度,當然如太貴的也不會買。

Connie希望文創和咖啡店能發展出小店相互共生的狀態:「以往大南街沒有太多人,也不是逛街、消磨時間的好去處,但慢慢多了不同種類的小店,吸引區外人來,最理想的狀態是這些小店之間互相帶動。例如如果客人今天不選擇這間咖啡店,他可以去支持其他,未必存在惡性競爭。」

至於未來大南街的去向,會否出現業主加租逼走小戶的隱患?Connie認為世界無常:「又有誰會知道兩年後的發展又會如何,唯有繼續跟從自己意願做事。」

對於街道的變化,進駐街區時間更久的〈open ground〉職員Eva,比較察覺到長期生存在深水埗社區的草根街坊需要:「會見到嚟大南街嘅人唔同咗。」雖然,大南街的店舖裝潢、選物、服務都不是以服務區內低收入或基層市民為目的,但Eva認為,觀察到其實深水埗街坊消費並非在咖啡店這一帶,而是在街市那一帶(南昌街至欽州街的一段大南街)購買日常生活用品。她認為,大南街的店舖確實是招攬區外顧客多些,但暫時也沒有趕走低收入人士可享用或光顧的地方,理想當然是兩方都能平衡。


談到有關大南街「仕紳化」的爭議,Eva則提起南昌的V.Walk,她認為那才是深水埗仕紳化的表現。「參考台灣赤峰街的文藝街區,如果可以讓小店繼續維持,而不是大型連鎖商場進駐,那就未算是仕紳化吧。」雖然,她也無奈地解釋,最後小店能否留在大南街,其實絕大決定權在業主手上。

文創小店與原生社區:共生共存之機?


訪問〈一草一木〉是二月的時候,其時已開業兩個月,Connie樂於見到不同人在店中相遇:「看見有個阿叔會走入來飲咖啡、看馬經;也有三五成群的師奶入來嘆蛋糕;也有年輕的咖啡愛好者,整件事看起來很共融,也令自己大開眼界。」

進駐時間比較短的Connie,可能一進來時四周已是文創小店和咖啡店,因此問及她與原生社區小店如何共生共存時,她主要聯想到的亦是類近的小店:「現在小店之間也會互相幫忙,旁邊咖啡店有時不夠奶用也會走過來借、髮型屋的客人剪髮前過來喝杯咖啡、對面街的麵包店也會來買咖啡,自己也會去買麵包等等……這些微型的互相支持,對我來說都是一種共生的開始。」

希望推廣設計的〈open ground〉,則在這方面花了幾年去構思。職員Eva早前公開招募本地創作者,嘗試觀察地區需要,利用社區內能買到的零件或原材料,設計日常生活用品。有參加者見南昌街公園有很多伯伯會坐在欄杆上拎著一支樽裝飲品,於是這位參加者就在欄杆與欄杆之間以塑膠及鐵板加添了可坐得更舒服的墊;在欄杆安裝了杯型的鐵條,讓他們把膠樽放在裏頭。也有參加者把爛掉的雨傘的骨幹掛在街邊,變成了方便街坊曬食物的用具。

這些小實驗品很快就不見了,原因無法確定。不過,能確定的,似乎是文創小店與原生社區的有機連結,實需要更多共同商議、互相摸索的時間,但在地產急功近利的速度面前,這些時間,還是否存在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深水埗仕紳化 ?—從大南街zoom out】系列:前言:大清拆海嘯中看社區「高檔化」……
全文:https://bit.ly/3fEaYrO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