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工口述史系列6]多少不平事 都付歌聲中 #05

文:kate、美婷、維怡/圖:牛一

再做清潔工  今次懂反抗
在女工會半做義工半休息了兩年,貝貝又重出江湖, 2008年在觀塘麗港城商場做清潔工。這個當年以呎價3000元成交的貴價樓盤,僅以月薪五千多元聘請貝貝。那時,貝貝每天工作六小時,一週工作七天,沒放過假。貝貝說:「由下午五點一路做到夜晚十一點,凌晨兩點番到翠屏,真係鬼影都無隻。」也許貝貝不是不知道這裏工作待遇差,只是隨著年紀越大,自知越難有議價能力,畢竟願意聘請六十歲老人的地方,未必很多,能找到的工作,也許就只有清潔工之中的其他工種罷了。掃街、掃街市、大垃圾站、在屋邨倒垃圾,好像辛苦得多,相較之下,商場廁所是相對休閒又有冷氣的工作間,還是比較舒適。反正丈夫過身之後,孩子出了身,貝貝自己一人的穿著用度著實不多,能做多少就是多少。

2011年,香港政府正式實施最低工資,三年後,貝貝被無理解僱。那年貝貝68歲,有天如常回廁所清潔,主管走進來,叫貝貝回家,貝貝不解,剛剛上班就下班了?原來上面的意思是,以後不用上班。貝貝不明白,更多是不忿,後來打聽到解僱理由是「拎工具手勢唔正確」。貝貝大怒:
「咩原因炒?不明不白!」主管說不知老闆解僱她的原因,她氣得大罵:「你唔知?你唔知你又知道通知我?事頭婆話拎工具有問題, 咁我洗唔洗表演下先開工?」



貝貝懷疑實情是嫌棄她年紀大,隨便找理由解僱她。 但峰迴路轉,貝貝休息了一周之後,商場改口,叫貝貝做替工, 一周兩日, 說「做住先」。貝貝斬釘截鐵地說:「以家叫我都唔去!」

此時的貝貝已不比從前, 是個受過工會理事培訓的工人, 不會就此被炒毫無反抗。她馬上就找女工會商量, 她還記得當時工會職員與她坐在麥記計算欠薪欠假共幾多, 之後一舉追討所有的補假,出了口惡氣。

講述這個故事的尾聲,貝貝忽然講了一個,不算是故事的景象,筆者無法問到為何她忽然想起這個人, 但又覺得彷彿是代表著某些感覺,而她和筆者都未能道白, 姑紀錄之,聽讀者的自行理解:「當時有個女工在天橋住,聽人講因為佢住得遠。無幾耐唔見左。我估佢係做清潔,因為見她有工作用具……」


自由的歌聲  社群的公民
勞碌一生,在麗港城遭無理解僱而爭取勞工權益時,貝貝已73歲。過往努力工作、照顧家庭、養育孩子。現在兩個孩子已拉扯大,成家立室,貝貝退下來,享清福也不為過。不過貝貝就是習慣了工作, 離開麗港城後,貝貝先後做過不同的工作。直到2019年初,找到一份寫字樓清潔工,早上7時半開工,只做幾小時,算是近年做得比較長、比較安定的工作。她表示希望盡量工作,因為子女都沒有太多餘錢,希望盡量自己賺自己用。 年過七十,貝貝慢慢在工作與退休生活之間找到平衡。上班下班,空閒時看免費報紙、滾點花生雞腳湯給自己補補身,她形容這生活是「 自由自在」。

在免費報紙上面,貝貝還是在留意,哪些老人院又請人了?伙頭工人薪水如何?那些地方長期請清潔工?有無假放?貝貝關心的新聞總跟勞工問題有關,而勞工問題,是她主動介入和參與社會問題的起點,也許,關心社會上的其他人,就從這個點一直在發酵。

麗港城一役後,貝貝時不時與住同屋邨的媳婦一起到樓下女工會,與街坊聊天,由家庭到時事都會談及。媳婦參與車衣合作社,而貝貝就參加不同活動。女工會的總幹事胡美蓮形容貝貝「好精靈、好多野講」。貝貝就自言:「女工會有叫人嗌咪,我有精神就嗌。我以家行得好慢。 條腰梗左。」

貝貝最開心是提起女工會曾搞過的合唱團,她最喜歡的歌曲,是改自南韓工運歌曲《為你的進行曲》,經香港民謠歌手老B改編而成的香港工運歌曲《愛的征戰》:
從來沒有歡呼聲嘉冕/勤勞未可得到幸福/浮沉在社會底處/歷盡了壓迫心不死/埋藏在我心中的激憤/猶如睡醒的母獅/同行在抗爭的火線/力量已緊緊結連/作戰同往這一刻/青山海與天/在世界劃上這一筆/歡呼響震天/此生縱使不可見/願他朝有後繼者/勞動者終要自主/成仁見青史

還有一首金佩瑋寫的
這一雙手
憑這雙手開拓出繁榮/同創他朝的美境/求爭取關心與公平/付上我的拼勁/團結一心找曙光黎明/從爭取中得覺醒/權益都應得到尊重/尋求合理的保證/共並肩攜手/朋友伴我走/同心的參與/為明日全力去追求




民謠歌手凡人創作的
一樣的雨水》都是她啷啷上口的:

「窮人不卑/富人不驕/一樣的雨水一樣的笑/勤勞有價/護兒安家/天與地間不分大小雨水一樣降……」

訪問者有點驚訝,因為貝貝在整個訪談過程中,即使提及上班受氣或被剝削,也只是簡單的憤怒表達,其他的情感,不太能從對話中感受到。但她一提起到這幾首歌,卻有無限共鳴,充滿笑容,哼哼唱唱,更加說,合唱團不再搞很可惜。

後來,筆者之一在這篇稿完結前,碰巧觀看了一齣紀錄片,在片中,驚艷地見到貝貝。那是多年前的事,貝貝不是主角,她只是湊巧出現在另一個人做主角的影片中。那是一個代表民主和女工聲音的議會參選人,貝貝去幫她拉票,拎著米高風,講了幾句,便自然而然,唱起《這一雙手》來……沒有伴奏,沒有舞台,只有路上嘈雜聲伴唱,站在馬路邊清唱,還有小小的走音……但筆者在那聲音中,忍不住回想最初在鄉間小路上哼著歌謠,和差不多年紀的小孩到處去收肥的小女孩,或者,還有許多的什麼……

也許,時間淘盡多少不平事,都潺湲付於歌聲之中……

====女工口述史系列 六 全文完====

[草根.行動.媒體]女工口述史系列 全部文章:https://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category/%e5%b0%88%e9%a1%8c/%e5%a5%b3%e5%b7%a5%e5%8f%a3%e8%bf%b0%e5%8f%b2%e7%b3%bb%e5%88%97/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