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埗仕紳化 ?—從大南街zoom out]【第一場:zoom in大南街】第三鏡/「文青」遊大南

轉自:深水埗小學雞 (社區互助發展行動)|訪問:山豬、吉/文:山豬、草間泥生/攝影:山豬

談到大南街高檔化,近一年頻繁出現的、衣著光鮮的年青顧客當然是持份者一員,故此,編輯小組便在街上嘗試找幾個年青人聊聊天,了解一下他們對大南街高檔化的看法和自己在當中的角色。幸運地,讓我們遇到一年多前搬入大南街的Kenny、遠道從屯門過來消費的何小姐和家住銅鑼灣的Ros。有趣的是,「文青」的定義似乎太寬闊,而剛好受訪的三位都不認為自己是「文青」。

咖啡與大南街

Ros:家住銅鑼灣的Ros稱自己一個月來一次。他表示自己平時會去不同的咖啡街飲咖啡,早陣子疫情較嚴重,少了來大南街飲咖啡,來深水埗只是為去某間新式素食店。近日覺得人潮少了,所以又再來多一些。他認為這裡的咖啡店消費不算貴,對他而言,一件蛋糕/輕食加杯咖啡,$140不算貴,價錢比起他家附近的咖啡店「沒有較貴,但肯定沒有較便宜」。

來到大南街,他也會去逛幾間高消費的精品店,不過他就表示,通常都只看不買,因為作為日常用品,就未必要用那個價位去買。例如,買一隻碟,他就認為要一百元以下,又剛好有需要才會買,即使有需要時也會去其他地方買。【註1】 


何小姐:何小姐會約三兩知己在大南街一帶咖啡店喝咖啡作為假日消遣。她說最近在網上留意到有新咖啡店開張,而且朋友想來逛某幾間文藝精品店,於是便相約一起遊玩,大約一個月來兩次。問及居住地區是否沒有咖啡店?她說大南街的店比較集中,能夠喝咖啡後,連續多逛幾間精品店。不過她也表示,通常「齋睇唔買」,雖然認為文藝小店的貨品價錢合理,自己也負擔得起,但考慮實用度,也就難買得下手。

Kenny:一年多前搬入大南街的Kenny,是一個自由工作者,平日會每天喝一至兩杯咖啡。他形容磨豆、手沖是一個自我放空的過程。「它不只是一個喝咖啡的習慣,而是整個過程中得到休息的短暫時間。」如果某一天手沖的咖啡特別難喝,便會知道自己心情惡劣。「同一種豆、同一張濾網、唯獨是自己手勢有變而速度不一,繼而影響味道。這種透過沖咖啡而發現自己的狀態也很有趣。」喝了十五年咖啡的Kenny,承認他開初不懂欣賞:「以前覺得手沖好酸好苦,但後來習慣了,而且有學習做tasting note(品飲記錄),慢慢懂得細味當中細微的香氣與風味。」慢慢他對咖啡質素的要求亦提高:「品質好的咖啡豆,或優質手沖,我認為百多元一杯也是值得的。」

「去cafe不是因為愛去,而是我需要空間工作,加上可以喝咖啡。」平日或週末,Kenny也會不時去咖啡店工作。有時和同屋想放鬆一下,便會到附近咖啡店坐坐。「cafe的輕食,如牛角包或意粉也少吃,一來貴,而且不會抱著一個要飽的期望去cafe。」

「不過已經是一年前多的習慣,現在我甚至避開大南街的文藝區…它翻新以後,變了打卡熱點,我便沒再去。可能是我個人性格的執著,我認為它目的變得不真誠,本心不再是沖一杯好的咖啡。」走過幾間,發覺鄰近沒有一間咖啡店可以坐得久,經常大排長龍,愛喝咖啡的他,便有抗拒感,呻了一句「好X多人呀」,有時他更會繞路走回家,避開人流。


我是「文青」?


Ros:遇到Ros時,他正站在咖啡店前的馬路邊,倚著欄杆,和朋友們邊喝咖啡邊聊天。來自銅鑼灣的他,居住地區應該不乏平民至高檔的咖啡店及文藝小店。這天,他來到比較草根化的深水埗嘆咖啡:「去得多同區咖啡店都會悶。」

他不認為自己是文青,不過對於有人指文青是否「仕紳化」成因之一,他有如下看法:「區區都飽和,年青人需要不斷再找其他租金更便宜的地區發展,都是一個惡性循環。文青或許助長仕紳化現象,但其實他們也只是消費者,哪區新鮮便去哪區。」

何小姐:何小姐也不認為自己是文青,對於有人認為文青是大南街「仕紳化」的原因之一,她認為:「這條街多了文青逛,但同時幫忙活化了這區,我不知道也不懂怎樣去平衡,也不是我可處理到,但我會繼續在這區消費。」

Kenny:「我覺得自己不是『文青』,文青好像比較愛打卡,哈哈。」他有些尷尬地拒絕這個身份。

他轉了轉眼睛,笑笑說:「朋友之間會互相戲謔對方像『文青』,但從來沒有人承認過自己是『文青』,哈哈!」

「普遍來說,『文青』這個標籤多數很負面。不過『文青』在我心目中分很多種,我身邊的朋友有些是『公共型文青』——對身邊發生的事情有想法,有很多知識會分享給其他人,有其工具性。

有關大南街的爭議,一部份討論來自於指責來逛大南街的文青,Kenny對他們沒有很大反感。他認為不會從第一眼看其外表,就能了解他們到底是只來消費或者認真地去了解這區的生態:

「有些人會想打卡,讓別人知道自己過了一個很chill的週末;有些人也可能把這區當作景點去裝飾他們的生活;也有些人也會抱著開放及好奇的心去行大南街,然後發現街道一些美好的事物。」

「人也會變的,可能打卡之後,他們會試著去了解多些大南街的前世今生吧。」

「所以我是抗拒大南街很多人,不是抗拒裏面逛街的人。」想了一下,他再補充:「或者說我打從心裏抗拒一些從頭到尾沒有去打算感受該區的人。好像去旅行,如果機械式地去打卡,而沒有心機去了解當地的文化與歷史、當區的人的生活,就不是很好。」


社區與「仕紳化」


訪問時,筆者大概向被訪者簡介了日前有關「大南街仕紳化」的討論:大約是開始時由於租平,文創小店想在草根社區租舖,但因所賣為高檔品而區內居民買不起,故全吸引區外有消費力的人來到,同時會帶動租金上升,租金上升到一個程度,有些小店可能受不了而須結業,最終可能大財團看中這地方的名氣,一次過買起這地方,小店覆滅,連鎖店繼續經營簡約風高檔化的文創市場。另一方面,小店希望在舊區經營因為租金便宜,小本經營才有可能,在地產霸權下,也屬無可奈何。簡介過後,希望了解他們對文創小店與原生社區之間關係的看法。

時至今日,一些小店戶透露,有些大南街店舖因著業主抬高租金而尚未租出,一旦租出,大南街的其他店舖租金亦會因此而拉高。

Ros:「我所居住的大坑地區也是如此,附近開了許多精品店,車房愈來愈少。好像避免不到(活化)會發生。」Ros認為,社區走向仕紳化,所有人都有責任,但卻是無可厚非。

就著大南街的現況,Ros認為小店林立,業權分散,能暫緩仕紳化。「某個程度小店在此也會減慢大集團收購地舖,這裏本來是死城的話,一重建便玩完,小店的存在延遲大型重建,或者大財團需要更多成本來收購。」

何小姐:她說自己也不太懂這方面,第一次聽到這種討論。她表示自己對文創店雲集的長遠影響並沒有考慮,但就認為,新店也可活化這個區,現在新舊交融的狀態很好,希望這條街道可以持續這特色。

記者問她「活化」的意思,她認為:「如果沒有這些舖頭進駐,活化了這區,其實不會有人逛這頭。可能只是附近居民,會去五金舖買些生活用品。」

Kenny:Kenny指以前不會太去思考社區之於自己的重要性:「我的生活與工作幾乎不需要去考慮社區。」年青人新工作型態與生活習慣,可以完全與社區隔絕。

「理想中的社區,我想是,工作過於忙碌的時候,收工後可到鄰居的家吃飯,生活所需可以在兩條街內處理得到。」Kenny續說,「至於街坊見到面打招呼,或者他認得你的話,我就不太需要了。」他笑笑:「不過是我性格問題啦。」

不過疫情之後,他對社區的想像有了些變化,更覺15分鐘生活圈為他帶來莫大的便利。「落樓十五分鐘的距離可以解決到衣食住行,而且深水埗的生活用品非常便宜,這樣對我來說已經很OK。而且深水埗有夜冷舖,我非常喜歡逛舊物。」

Kenny認為,暫時來說,大南街所造成的影響並不算大。他笑說:「大南街現在可能只是人多,擾民多些吧。」他續說,「我更加相信,政府推動的舊區重建,更是一下子把所有社區關係與網絡通通撕破。」曾在灣仔工作,他見證著利東街整區被大型推土機破壞,閉起眼也記得當時反對重建【註2】的手寫橫額在半空懸掛著。他認為市區重建就像暴風一樣掃走城市編織的社區連結。「它就像奪走你的家,連帶你附近的人、生活有的選擇。」及後他不再踏足現時市建局與信和打造的「囍歡里」(利東街重建後被命之名),看著也覺礙眼。

如果要抵抗仕紳化,Kenny開玩笑地提供一個外國的故事:「外國有些社區為了抵抗仕紳化入侵,刻意在自己的區內製造『有罪案感」,令中產階級卻步…例如自己打劫自己,製造區內治安差的景象,令租金下調,居民不用被逼遷,又可以有機地參與社區。」

「但這種方法要求很高組織力,普遍大南街的小戶或香港人,好難接受這種抗爭手法啦…之不過,我希望大南街的發展不會重演歷史上發生過的仕紳化。」

組織自我打劫團只是開玩笑,但他還是寄語其他社區組織的可能性:「如果大家組織得好,可以避免發生慘痛的重建經驗。」


====================

註解:

  1.  Ros口中的精品店,一隻碟的價錢大約為$300或以上。由於部份讀者可能不在深水埗居住,在此我們提供消費參考:在深水埗地攤一隻碟可以三數元有交易;如果普通家品店的普通碟的話,十元左右有交易;如果是長沙灣道上一些散貨場或普通家品店裡,樣貌較精緻的碟,價錢大概由$20-$100左右。

2. 由於主流傳媒的影響,在重建之下提出異議聲音的街坊總會被描述成「反對重建」。參考當時的街坊組織H15關注組的網誌(H15重建項目包括利東街以外的多條街道),當年在利東街飄揚的橫額的內容,是要求居民參與規劃、保存社區網絡和依法合法補償,而H15關注組在當年組織了香港史上首個由下而上的民間規劃方案送入城規會審議,要求城市規劃民主化。換句話說,居民不完全反對重建發展,因為樓宇日久失修也是真問題,但重建不等於要把所有人趕走,而應該整個社區商討大家的需要,恰當保存社區網絡和地區特色,尊重市民居住權和營生權。這個運動,在當年改變了房屋/重建抗爭中,只能談及安置或補償的抗爭範式,而加入了「保存社區」、「民主規劃」、「社區發展是社區居民的功勞,因此應有參與規劃權」這些新的抗爭語言及視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