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埗仕紳化 ?—從大南街zoom out]【第二場:大南以外咖啡香…】第一鏡/社區咖啡店1-街坊咖啡與炸魚飯

轉自:深水埗小學雞

訪問/撰文/攝影:五樓秋田犬、草間泥生

[小學雞編按]:小店選擇租金便宜的地方創業,實乃無可厚非。不過,草根社區的需要也確實存在,偏向高檔化消費的店舖會帶動租金上升,慢慢邊緣化原生社區小店和街坊的生存空間,這些效應,今日也已經漸見端倪。在大南街式的文創小店模式之外,有沒有賣咖啡而走「街坊路線」的小店?街坊路線咖啡店又有著怎樣的文化氣息?

最近問一位住深水埗、做地盤的中年基層街坊,會否光顧「文青樣」的咖啡店?這位街坊平日也會支持小店,不過也會視乎店舖的「氛圍」。這種氛圍是甚麼?他搲了搲頭,想了片刻也想不出。他皺著眉,一臉苦惱地說:「『格格不入』嘅感覺啩……」。另一街坊補充:「嗰啲係非一般的『茶餐廳』,那些會進去的人…是另一種感覺囉……」

會這樣形容「文青咖啡店」的社區大叔,肯定不只一個。到底,是那位阿叔「諗多咗」?還是確實有種難以言明的「阿叔社區需要」?於是有天小記們去了已進駐荔枝角道十九年的藍山咖啡店坐坐,感受一下,同樣賣咖啡,是否有何不一樣?

十九年的深水埗咖啡角落

藍山咖啡店座落於荔枝角道,旁邊有地攤、舊藥房、二手電器店、油漆舖、五金舖,還有歷史悠久的服飾配件批發店。這段荔枝角道,平日買賣二手電器的人會推著車走來走去,服務樓上貿易公司的速遞和行街打工仔女也不少,亦會有街坊買餸前後經過。

藍山咖啡店就跟一般的街舖無異,走漏眼也不出奇。它的店舖招牌有四杯咖啡的簡單插畫,下面寫著「藍山咖啡專門店」。沒有大塊落地玻璃,沒有大地色系或「簡約」風,只有一塊厚透明膠幕象徵式地隔絕熱鬧的街道,偶爾客人離開時揭起膠幕會飄出一絲絲的咖啡香,而門口不時也會站著等外賣的客人。

藍山佔地不大,可能與一間劏房差不多。裡面「塞」到四,五個人。非疫情期間,中午時大家遷就一下或許能容納六個,疫情期間也減少了堂食人數。負責沖咖啡及煮食的兩位姨姨在吧台後面埋頭幹活,有時趁執拾碗碟的空檔,也會與客人閒聊幾句。在小小而樓底不高的店內喝咖啡,感覺像是與未知的街坊更親密地共享空間。

初入藍山,我以為賣的咖啡與茶餐廳咖啡一樣,不過兩位姨姨一見我便立即問:「飲邊種咖啡啊?有虹吸、即磨個啲。」隨口叫了杯招牌藍山咖啡。店內還有一個阿伯和一個聽著馬經的叔叔,他們也在品嚐咖啡,似乎見我眼神疑惑,他還向我豎起拇指說:「好嘢嚟架,呢到即磨最好飲。」

招牌藍山咖啡(有奶)

店舖太有街坊感,人在裡面好似可以好容易開口和陌生人聊天。細問之下,阿伯在店舖初開時已幫襯,自己還寫書法,寫了許多詩句送贈店舖。他指著牆上的書法,叫我看年份。嘩,二零零一年,居然讓我撞到喝了十九年咖啡的街坊。馬經阿叔也不遑多讓,都光顧將近八年。阿伯說見與我們有緣分,掏出兩張親手做的樹葉書簽送給我們,分別有毛筆字寫著「健康」與「努力」,離開店舖的時候,看見他送給藍山的一張對聯,寫著「藍山咖啡閒來飲,綠嶺清泉意到斟」,想必他也是很喜歡這處讓他歇息的社區角落。書簽和對聯,寫的是不同字體,看來伯伯都頗有研究。伯伯用創作來與小店交流,老闆娘就樂於張貼街坊贈予的作品,員工姨姨講阿伯生平如數家珍,也是一種可愛的相處。


可能書法書簽入不了今天某些文化人的法眼,但主動帶著交流和祝福的善意而創作,以作品作為一種社區禮物,卻是很多搞社區藝術的人,夢想要達成的氣氛。這種氣氛,卻在這小店內,自然發生了。


一杯咖啡加個炸魚快餐

小記留意到咖啡以外,手寫餐牌還有快餐。阿姨說新鮮魚天天從北河街街市採購,每天不同,故餐單只寫著「炸魚」,吃到什麼魚,就看當天阿姨買到什麼魚。有點像阿媽打骰買餸,家人就有什麼吃什麼的親切感覺。

旁邊幾個中年女士同樣叫了炸魚飯,看不出是甚麼魚,但明顯吃得津津有味。店員表演著許多主婦都被要求做到的「多功能開工」(multi-tasking):一手拿著半虹吸咖啡壺在煮咖啡,一手把翠綠大白菜放入鍋中烚,頭轉過來跟我說,「咖啡要等耐啲喎。」香噴噴的炸魚油香與濃郁的咖啡香混在店內,很奇妙的組合。地盤工人、附近的二手回收收賣佬、石油氣佬、買完餸的師奶、斯斯文文行街看貨辦的人、退休老人家、小店老闆、甚至是睡到下午才落街吃飯的街坊也會光顧藍山。如果我是一個要填飽肚子去開工的客人,在這裏可以吃一個滿足的飯餐及嘆杯較一般茶記香濃的咖啡,都會認為這間店相當體貼。

聽幫襯了十幾年的街坊講,這店初時沒有炸魚飯,老闆娘當初也只是想與街坊分享咖啡。不過,慢慢,觀察到社區人士的需要,以服務街坊為初衷的小店,馬上就有所調節,增設了快餐。由於街坊的需要是飽肚後開工,因此,不可能是精緻的蛋糕。至於下午茶類的輕食,店內也有提供:飛碟、碎蛋法包。而藍山的咖啡,最貴不過是一杯三十四元的飛雪咖啡,相對便宜。

終於要試上一杯招牌藍山咖啡了!

阿姨端上來的咖啡杯,是個藍色花紋瓷杯,裝著黑黝黝的香濃咖啡,旁邊有小小的杯子載著奶。旁邊朋友,是個中式花雕瓷杯,再旁邊的街坊,是個像宜家家俬的普通素色杯……

雖然小記不太懂品嚐咖啡,但入口感覺咖啡味道不俗,沒有花巧的拉花,不過甘香濃郁,如果一般街坊午後想平平地嘆一杯咖啡,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巖巖巉巉」的街坊美學

藍山「寸土不讓」的草根實用風格,見諸於桌子的設計與客人的互動氣氛,由實物設計加上日常相處,編織成一種特有的客人行為。從裝置藝術或設計的角度看的話,其實繞有趣味。

藍山幾乎沒有空著的空間,角落也會用來擺貨物,非常「實用」,實際上沒有位置,也沒有刻意營造空間感,就連貼在上蓋的餐牌,也只是把新造的過膠紙貼在上面,感覺其實很像八、九十年代的外賣快餐廳。

據熟客街坊講,開初時店裡的都是看起來比較「高級」的黑桌子,後來,才改成現在這種裝有輪子,可以隨時分拆成兩張的普通傢俬舖常見的木桌。疫情之前客人太多時,熟客們便會互相遷就,移動桌子擺位,空出位置給新來的人。可見客人們都珍惜這家店,希望藍山多做生意,能做得住,對其他幫襯的人也懷有好意,故也不介意擠一擠。藍山空間雖然細小,不過小記看見門口,也像其他街坊老店一樣,留了一個空位給土地公公,與土地公公一起在藍山這個小地方共享咖啡香…….奇妙的共融。

街坊想的都是實用,但有限空間要發揮最大實用便須創意和善意,創意出來了,善意體現了,便總有某種「美學」感可以被呈現出來。

社區咖啡店的「社區」

離開的時候尚早,看見店內貼著另一張書法,寫著「六時放下」,小記笑著讀了出來,店員姨姨也笑說:「六點收工嘛!」貼在店內牆壁的書法,相信若無老闆首肯都不可能貼出來,可見老闆也體恤員工勞力有限,藍山也沒有賺到盡,不做晚市,六時關店,也提醒人們夠鐘收工,就應該放下負擔。

也請勿誤會,藍山的顧客,不只是老年和中年人,筆者所見,其實是男女老少都有,就是比較街坊look一些。藍山的經營方式,是一種老式小店服務社區的態度,在自己賺錢做生意的時候,也切實地提供了在社區生活的人的需要,互惠互利,共存加互助。店內雖沒有「空間感」,但氣氛輕鬆,即使擠在一起時,大家還是高高興興地飲咖啡,而且讓人很容易開口與隔壁枱的陌生人搭話。有需要時,顧客會自然參與店面空間設計,移動桌椅,去令更多人光顧,以保住小店的存在。

可以迄立十九年,與每天生活在這裡的人給予「加持」,看來是息息相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