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一週】新冠感染破78萬 大馬民眾舉黑旗要首相下台 住民孩童遺體破千 千人示威籲取消加拿大日


轉自:公共論壇 陳韋綸 苦勞網特約編輯


新冠感染破78萬 大馬民眾舉黑旗要首相下台

馬來西亞自今年(2021)5月中起,面臨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襲擊,執政的慕尤丁政府宣布6月1日起全國實施全面封鎖行動管制令,但是疫情所導致的經濟衰退已令許多人失業,自殺案件劇增。社交媒體上相繼出現各種「升旗」運動,有的號召民眾互助,有的成為抗議行動的象徵,呼籲首相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下台。

截至7月6日,馬來西亞的新冠肺炎感染案例超過78.5萬,死亡人數為5,574人。今年5月,第三波疫情襲擊馬來西亞,自19日起單日確診病例超過6,000,當局在當月底單日確診病例超過8,000後,宣布6月1日起實施全面封鎖行動管制令,僅開放必要服務與經濟領域運作。當局也在在首都吉隆坡與鄰近的雪蘭莪州實施宵禁,每晚8點後禁止外出。

6月1日是馬來西亞今年第二次實施全面封鎖。今年1月,執政的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政府以西馬東海岸與柔州水災、新冠肺炎確診數持續攀升為由,宣布緊急狀態至8月1日,並且凍結國會與全國選舉。

根據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報導,疫情導致的經濟衰退,令馬來西亞自殺率攀升。今年1至5月獲報的自殺案件已達468件,平均每日4件。與去年一整年的631起相比,顯著增加。

在社交媒體上崛起的白旗運動(#benderaputih),旨在協助低收入家庭在疫情期間度過難關。有需要的民眾在自家門口掛上白旗或白布,鄰居或線上社群將提供食物或必需品。白旗運動獲得許多名人與零售商的響應。

馬來西亞動物協會則發起「紅旗運動」(#benderamerah),幫助因疫情導致經濟困難而無法飼養寵物的民眾。

由數個青年團體組成的「Sekretariat Solidariti Rakyat 」聯盟(SSR),進一步發起「黑旗運動」(#benderaHitam),號召民眾7月3日在自家、店面或路邊揮舞黑旗,並將影像在社交媒體上分享,表達對馬來西亞政府的不滿。該運動提出:首相慕尤丁下台、結束緊急狀態,以及恢復國會等三項訴求。運動在社交媒體上獲得眾多響應,人們以「抗爭」標籤(#lawan)分享黑旗影像。反對派領袖安華也在推特上發布三個黑旗符號,吸引超過8,600人轉貼。

7月4日,馬來西亞警方援引煽動法、刑法與通訊及多媒體法,認為黑旗運動含有煽動元素,宣布展開調查,不過無阻民眾於推特上持續響應。截至7月3日 下午,已有近9萬推特用戶使用 #lawan 標籤,2萬2千人使用 #benderaHitam 標籤。

原住民孩童遺體破千 千人示威籲取消加拿大日

7月1日是「加拿大日」。在國慶日前一天,卑詩省克蘭布魯克市聖尤金教會學校遺址,再度發現182具原住民孩童的遺骸,這讓過去一個多月以來發現的無名屍數量,累計已超過一千具。在加國各地,上千名原住民及示威者響應「取消加拿大日」(#CancelCana​​daDay)活動,身著橘色上衣上街遊行、參與守夜。在溫尼伯市,示威者高喊「不要為種族滅絕感到自豪」,拉倒英國女皇銅像。

6月30日,加拿大第一民族下庫特尼族(Lower Kootenay Band)利用探地雷達,在聖由金教會學校遺址發現182具屍體,年齡介於7至15歲間。1890至1970年代間,該學校是由天主教會負責營運。同月稍早,薩斯喀徹溫省的考維賽斯第一民族(Cowessess First Nation),在馬里瓦爾印第安寄宿學校發現751座無名塚,加上5月於卑詩省甘露市印第安寄宿學校發現的215具屍體,在昔日加拿大寄宿學校發現的原住民孩童屍體,已超過1,100具。

1890至1970年代,加拿大境內共計有130間印地安寄宿學校,三分之二為天主教會經營。約有15萬名原住民孩童被迫與家人分離,前往遙遠的寄宿學校就讀。學校禁止母語與展演文化習俗,強迫勞動、虐待與性侵害案件時有所聞,加上衛生環境惡劣與疏於照顧,死亡學童至少有3,201人。加拿大政府在2008年成立的「真相與和解委員會」,調查指出寄宿學校對原住民產生「文化與種族滅絕」的效果。

在溫伯尼市,示威者拉倒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與維多莉亞的雕像。伊莉莎白二世是現任加拿大元首,維多莉亞女王是1837年至1901年間的英國元首,當時加拿大仍是英國的殖民地。他們被認為是加拿大當局與天主教會種族滅絕原住民的共謀。示威者在雕像基座印上紅色手印,並在周圍放置童鞋,一名示威者高舉「當這個國家正在慶祝『加拿大日』的同時,原住民族卻正在挖出自己的嬰孩!」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在國慶日演說中表示:「在卑詩省的寄宿學校遺址發現上百具孩童遺體,要求我們審思這個國家的歷史失敗,以及對於原住民族的不公義」,「身為加拿大人,我們必須誠實面對自己的過去。」

2015年,杜魯道上任時,曾淚目向原住民道歉,並誓言要為他們伸張正義。然而,執政六年後的今日,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提出的94項建議,杜魯道政府卻僅落實10項,被批評缺乏實踐的意願與行動力。

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的建議包括:加拿大政府協助挖掘無名塚與指認遺體,以及教宗就昔日天主教會參與寄宿學校系統道歉。但是教宗方濟各並未正式向加拿大原住民致歉,而是僅表達哀傷。「教會必須負起完全責任,公佈所有印地安寄宿學校的紀錄,並且以行動而非空洞的安撫話語,展示實質歉意。」卑詩省原住民酋長聯盟主席菲利普(Stewart Phillip)表示

古巴爆三十年最大示威 進步人士籲美國解除封鎖

7 月 11 日,古巴發生大規模示威,全國各地約有上千名民眾走上街頭。根據《衛報》報導,這場三十年以來最大的示威,肇因是美國長年的經濟封鎖與新冠肺炎疫情所導致的糧食短缺與價格飆升。

示威潮先是出現在古巴東部與西部的城市帕爾馬索里亞諾與聖安東尼奧德洛斯巴尼奧斯。11 日上午,兩個城市湧入上百名示威者,新聞很快透過網路傳到首都哈瓦那。下午,上千人喊著「家園與性命」、「自由」等口號,遊行至哈瓦那中心。

「我在這裡是因為飢餓、缺乏藥品與電力,基本上什麼都沒有。」一名四十歲的示威者接受《衛報》」採訪時,解釋自己參與示威的原因。

示威者拆除道路地磚並朝警方投擲,甚至推倒警車,古巴警方則以胡椒噴霧與警棍回擊,並逮捕數百名示威者。示威者嘗試佔領馬克西姆.戈麥斯紀念碑等地標,但是被政府支持者與軍警阻擋。11 日入夜後,政府支持者與軍警收復了古巴街道。

政府支持者指控反政府示威者是「美國僱用的傭兵」。美國拜登政府編列一年兩千萬美元的國務院與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預算,在古巴「推動民主」,名義上是「協助古巴和平完成權力過渡(至民主)」,但是委內瑞拉的南方電視台(Telesur)則批評美國在拉美推動該項目是為了「顛覆政權」。

古巴總統狄亞士-卡奈(Miguel Díaz-Canel Bermúdez)向全國發表電視演說,指責美國的金融與能源封鎖,扼殺了古巴經濟,同時嘗試激起大規模社會動盪,目的是讓美國得以人道主義之名施行軍事介入。

1962 年,前美國總統甘迺迪簽署法令後,古巴遭經濟封鎖已將近六十年。前美國總統川普卸任前,將古巴重新列入支持恐怖主義國家名單,祭出超過兩百項新制裁,現任總統拜登上任後,至今未撤銷川普政府期間的措施。

制裁禁止美國對古巴停工經濟援助與民生物資,而且限制古巴近用國際金融的權利。目前古巴正經歷三十年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2020 年,古巴經濟衰退 11%。

根據《經濟學人》報導,70% 食物仰賴進口的古巴,進口的美國食物已達 2002 年以來的新低。除了糧食,制裁也導致古巴無法自國外輸入呼吸器、口罩,以及接種疫苗的注射器。

拜登政府在 7 月 12 日發表聲明,表示支持「古巴人民追求自由、擺脫大流行困境與古巴專制政權長期壓迫與經濟痛苦的權利」。美國國務院聲明則將示威定調為「和平集會,古巴人民有權表達對於新冠確診與死亡數,以及藥品短缺的擔憂。」

不過,許多進步人士指出古巴經濟困境的解方,有賴美國改變政策。反戰團體「CODEPINK」共同創辦人本傑明(Medea Benjamin)表示:「古巴人民正在抗議物資短缺的同時,拜登仍延續川普扼殺古巴經濟的殘酷政策。我們要求拜登立即撤銷川普實施的制裁!」

今年 6 月,聯合國大會針對譴責美國對古巴實施六十年的貿易禁運一案進行表決,結果一百八十四國表示支持,只有美國與盟友以色列投票反對

墨西哥總統歐布拉多表示:「如果人們想幫助古巴,首要之務是與世界上大多數國家所要求的那樣暫停對古巴的封鎖。這才是真正的人道主義行徑,任何國家都不應被孤立、封鎖。」

全球左翼聯盟「進步國際」總協調人阿德勒(David Adler)批評:美國主流媒體針對古巴週日示威的報導,對禁運造成古巴苦難一事輕描淡寫。「根據古巴官方與聯合國,自 1962 年封鎖政策禁止美國與古巴貿易以來,後者已損失一千三百億美元。」

法國少女遭網路霸凌案宣判 言論自由與歧視之爭未解

被定罪的十一人面臨四至六個月的緩刑,以及每人一千五百美元(約新台幣三萬兩千元)的罰款。今年 1 月,法國設立針對線上騷擾與歧視犯罪的法院。網路騷擾罪江面臨最高兩年刑期與三萬歐元的罰款,網路死亡威脅為三年刑期與四萬五千歐元罰款。

7 月 7 日,法國法院將十一名威脅與騷擾米拉(Mila)的被告定罪。米拉因為在網路上發表反伊斯蘭影片而收到大量恐嚇訊息。這也是法國設立網路犯罪的特別法院後的首例判決。

成為首起判決的米拉案,被認為是指標性的網路霸凌案。現年十八歲的米拉,在 2020 年 1 月發布影片後傷到死亡威脅,最後被迫轉學並接受警察保護。審判長亨伯特(Michel Humbert)表示:「社交網路就是街道。你在路上遇見某人,你不會污辱、威脅、嘲笑他。你在街上不會做的事情,也不要在社交媒體上做。」

整起事件始於去年(2020)1月,米拉在 Instagram 帳號進行彩妝直播時表明自己的女同志認同後,一名穆斯林評論者辱罵他是「骯髒的女同志」、「蕩婦」。事後米拉發布影片回擊,表示自己是一名無神論者,「痛恨宗教,可蘭經是仇恨的宗教」。之後他使用更強烈的字眼,指稱「伊斯蘭是狗屎」。

根據米拉的律師,米拉在之後收到約十萬條威脅訊息,包括死亡、強姦威脅,以及針對女性與同志的仇恨訊息。他的個人資訊也在網路上被公布。

法國的仇恨言論法將基於宗教或種族理由,煽動對特定族群的仇恨定為刑事犯罪,但是並未懲罰批評或侮辱宗教信仰。起初警察曾經調查米拉的言論是否屬於仇恨犯罪,認為米拉僅是表達對於宗教的個人觀點,而未針對特定的個人,最終終止調查。

米拉案因為涉及仇恨犯罪與言論自由之間界線的辯論,以及法國社會對於宗教少數族群(穆斯林)的態度,因此備受矚目,也激起社會壁壘分明的不同意見。

法國總統馬克宏公開為米拉辯護。他稱法國公民「有權褻瀆、批評與諷刺宗教」。極右翼政黨「國民聯盟」領袖勒龐讚揚米拉的勇氣超越過去30年掌權的政治階級。

另一方面,法國穆斯林社群則出現反對以言論自由之名,捍衛米拉污辱伊斯蘭與穆斯林的言論。法國穆斯林信仰委員會(CFCM)代表澤克里(Abdallah Zekri)則道出穆斯林在法國的處境,表示自己曾在一週之內收到十七封死亡威脅信,但「又有誰出面譴責?」

米拉案其中一名被告艾莉莎(Alyssa)反駁「污辱神明或宗教與侮辱個人不可相提並論」的說法。他認為「兩件事本質相同。米拉使用了言論自由的權利,我在推特上的憤怒回應也是言論自由。」另一名被告 Axel G 表示,自己之所以生氣,是因為他認為米拉關於伊斯蘭的言論帶有「種族主義」而且是「褻瀆神明的」。

去年,法國中學教師帕蒂因在課堂上展示《查理週刊》諷刺先知默罕默德的漫畫而慘遭斬首後,馬克宏政府宣布一系列「打擊伊斯蘭分離主義」的措施,包括關閉清真寺、解散穆斯林團體,調查被認定為「伊斯蘭左翼」的學術機構,內閣成員例如法國高等教育與研發部長維妲爾(Frédérique Vidal)的「伊斯蘭左翼正侵襲法國社會」的歧視言論,都令穆斯林社群感到被特別針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