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奧的代價3》驅趕遊民迫遷社區與國家監控爭議

轉自:苦勞網

特約撰述: 南方國際/責任主編: 王顥中

在東京奧運開幕式前夕,奧運場外爆發持續性示威。有反對人士提出奧運對居住權的負面影響,以及強化國家監控的問題。

為了興建英國建築師哈蒂(Zaha Hadid)設計的奧運場館,日本政府從 2012 年開始計畫都市開發,將奧運用地附近的霞之丘公共住宅規劃為公園與廣場,這項政策直接導致包含許多老人在內的 400 戶居民遭受迫遷。在搬遷說明會上,東京政府不斷覆述「國家政策已經決定」、「無法變更計畫」來搪塞反對意見佔多數的居民。但是在 2015 年,由於哈蒂提案的造價高達 20 億美元,日本政府最終因為預算大幅超出預期而選擇放棄了哈蒂的設計。

在東京約有三千多名流離失所的遊民。奧運前夕,他們成為當局驅趕的對象。《美聯社》報導,因為擔心「日本形象受到威脅」,新宿車站的保全人員開始加強巡邏,並警告留宿車站地下室的遊民另尋他處。

關注奧運議題的團體「反五輪の会」成員、本身也是一名遊民的 Tetsuo Ogawa 表示,由於歷史上的自然災害與戰爭,日本的公園往往成為失去家園者的庇護所,政府和地方居民對於無家可歸者使用公園空間並居住在帳篷內的行為也普遍持寬容態度。但是在日本成為奧運主辦國之後,這個情況卻有所改變,當局派出更多的保全人員進駐公園,甚至在夜間關閉公園。2013年,在國際奧委會赴東京評估的前夕,東京政府就展開了為期兩週的「清掃城市」工作,包括清除國際奧委會參訪路線上的遊民帳篷。

在鄰近奧運場館的明治公園,遊民被驅趕到公園角落,當局用白布將這群人隔絕於國際奧委會的視線範圍之外。事後,公園居民遭到強制驅逐。鄰近澀谷站的宮下公園,當局為了興建 18 層樓的旅館,2017 年,開發商三井不動產在未事先通知的情況下關閉公園,並在雨中驅逐了十多位公園居民。

奧運在即,新宿車站前無家可歸的遊民遭到驅趕。(圖片來源:美聯社)

奧運在即,新宿車站前無家可歸的遊民遭到驅趕。(圖片來源:美聯社)

奧運引發國家監控爭議

2017 年,安倍政府以維護奧運期間公共安全為由,通過一項旨在打擊策劃或準備恐怖攻擊的《陰謀法》,引發反對人士聚集議會前抗議,批評該項法案侵害人民隱私與言論自由。《陰謀法》擴大了合法監聽的範圍,被認定策劃犯罪行為者最高將可被判處五年徒刑。法案羅列了 277 項觸法行為,其中包括與恐怖攻擊無關的靜坐抗議。安倍也因此被專家批評意圖創造「大規模監視國家」。

與歷屆奧運主辦國一樣,日本也為賽事的維安工作投資鉅額。根據日本申請奧運時的預算,奧運期間周邊的安全支出高達 1.65 億美元。根據「半島電視台」報導,奧運等國際賽事,為跨國維安企業提供巨大獲益。這些企業為主辦國提供無人機、監控技術與機器人等科技。例如日本最大私人保全公司 ALSOK 的 Reborg-X 機器人,被部署在機場與場館進行臉部掃描,與警察資料庫交叉比對,同時偵測「緊張」或「臉部過紅」的人,兩項特徵被視為即將進行恐怖行動的徵兆。藉由奧運引進侵入性的監視技術,將市民的公共空間軍事化,這樣的做法被批評對公民社會與個人隱私產生嚴重負面影響。

隨著奧運而起的居住權與國家監控爭議,本屆東奧並非首例。2019 年,全球各地的運動家齊聚東京參與首屆全球反奧運峰會,指出 2016 年的里約奧運導致了七萬人流離失所,2018年平昌冬奧反對仕紳化的運動家遭警察以催淚彈強力驅離。研究奧運政治的學者博伊科夫(Jules Boykoff)表示,奧運是一種「慶祝資本主義」,創造某種例外狀態,賦予國家擴權和私人企業獲利的機會。

無視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危機並增加醫療人員的負擔、利用二戰核爆倖存者粉飾賽事、創造福島核災輻射污染已受控制的謊言,加上又爆發迫遷與國家濫權的爭議,在東京奧運開幕式的今日,原應展示人類運動高度、慶祝國際合作與競爭的賽事,何以變調至此?國際奧委會與日本政府難辭其咎。

#東京奧運 #奧運 #居住權 #監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