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專欄

[椰殼裡的煙頭]建基於人命嘅免費娛樂,唔係良心

黎耀祥未係柴九,仲做緊史師爺哥陣,已經係我偶像,我仲自己曬相託朋友嘅朋友搵佢拎簽

[椰殼裡的煙頭]建基於人命嘅免費娛樂,唔係良心

黎耀祥未係柴九,仲做緊史師爺哥陣,已經係我偶像,我仲自己曬相託朋友嘅朋友搵佢拎簽

[椰殼裡的煙頭] 呢啲叫做「公了」

文:椰殼裡的煙頭 好多媒體用「私了」呢個字。 我反對「私了」。 但「私了」呢個字

[椰殼裡的煙頭] 呢啲叫做「公了」

文:椰殼裡的煙頭 好多媒體用「私了」呢個字。 我反對「私了」。 但「私了」呢個字

李國章教師質素論:如果我同學生傾「有質素的人」,應該傾甚麼呢?

我是一個老師,即是被李國章前兩天評為「讀唔到醫生律師」「質素有問題」那班人。 李

李國章教師質素論:如果我同學生傾「有質素的人」,應該傾甚麼呢?

我是一個老師,即是被李國章前兩天評為「讀唔到醫生律師」「質素有問題」那班人。 李

[椰殼裡的煙頭] 其實我們每天上班吃飯,都站在「大是大非」面前

這大半個月以來,譴責政府的聯署信百花齊放,就連政務主任及政府新聞處新聞主任都發了

[椰殼裡的煙頭] 其實我們每天上班吃飯,都站在「大是大非」面前

這大半個月以來,譴責政府的聯署信百花齊放,就連政務主任及政府新聞處新聞主任都發了

[椰殼裡的煙頭] 番工大過天

早上上班,巴士似乎是脫班了,遲遲未來,來到時車上已經擠滿了人。巴士是跨區的,但過

[椰殼裡的煙頭] 番工大過天

早上上班,巴士似乎是脫班了,遲遲未來,來到時車上已經擠滿了人。巴士是跨區的,但過

[椰殼裡的煙頭] 容不下的一張按摩床

當師傅的手精準地按壓在我酸痛肌肉上那刻,我想,如果要我說出一個「有他在真好」的人

[椰殼裡的煙頭] 容不下的一張按摩床

當師傅的手精準地按壓在我酸痛肌肉上那刻,我想,如果要我說出一個「有他在真好」的人

階級之日常

階級之日常 一. 哥日坐火車去番工,偷聽一旁男女的對答。 男:「尋晚有咩做呀」

階級之日常

階級之日常 一. 哥日坐火車去番工,偷聽一旁男女的對答。 男:「尋晚有咩做呀」

【炒散師奶雜紀】之八 未搞清楚就炒人?炒散唔係二等勞工!

故仔:蔡師奶 做師奶,老公賺果份又唔夠洗,個細路又細要照顧,又唔係讀好多書,咁即

【炒散師奶雜紀】之八 未搞清楚就炒人?炒散唔係二等勞工!

故仔:蔡師奶 做師奶,老公賺果份又唔夠洗,個細路又細要照顧,又唔係讀好多書,咁即

【炒散師奶雜紀】之七 代理公司騎呢獎金 孤寒又麻煩

故仔:蔡師奶 做師奶,老公賺果份又唔夠洗,個細路又細要照顧,又唔係讀好多書,咁即

【炒散師奶雜紀】之七 代理公司騎呢獎金 孤寒又麻煩

故仔:蔡師奶 做師奶,老公賺果份又唔夠洗,個細路又細要照顧,又唔係讀好多書,咁即

【炒散師奶雜紀】之六  忽然OT忽然CUT  假期開工高峰期要小心

故仔:蔡師奶 做師奶,老公賺果份又唔夠洗,個細路又細要照顧,又唔係讀好多書,咁即

【炒散師奶雜紀】之六  忽然OT忽然CUT  假期開工高峰期要小心

故仔:蔡師奶 做師奶,老公賺果份又唔夠洗,個細路又細要照顧,又唔係讀好多書,咁即

炒散師奶雜記之五 怨有頭債有主 記得要搞清楚僱主真名

話說近呢幾個月,算是promoter工作的高峰期,都係聖誕新年期嘛。不過尤其是呢

炒散師奶雜記之五 怨有頭債有主 記得要搞清楚僱主真名

話說近呢幾個月,算是promoter工作的高峰期,都係聖誕新年期嘛。不過尤其是呢

[椰殼裡的煙頭]她也畢竟只是個在學校呆了十多年的學生

留言區罵到大陸讀書的香港學生是「港豬」「條路自己揀」「抵死」。或者是有以上的人,

[椰殼裡的煙頭]她也畢竟只是個在學校呆了十多年的學生

留言區罵到大陸讀書的香港學生是「港豬」「條路自己揀」「抵死」。或者是有以上的人,